中国国际萨提亚学院是萨提亚在广州的唯一中心,请注意鉴别!  更多萨提亚中心请查阅 贝曼萨提亚中国管理中心   

蔡敏莉萨提亚工作坊2阶-学员感想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最初知道萨提亚是通过妈妈的朋友,那天在饭桌上见面时,我以为这次将会像往常一样,只需默默的坐着听大人们讲,然后吃完饭就各自回家了。可是其中有位阿姨说起了第一眼看到我的感受,说我用一层隐形的膜将自己保护起来,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么准确的描述,而且阿姨才第一次见我。确实,我正苦于如何卸下这层保护膜,如何获得好的人际关系。阿姨就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几年前,因为与丈夫的婚姻出现了危机,她离开丈夫独自去北京呆了一年,上了心灵成长的课程,觉得很好,推荐我去听蔡敏莉老师的课。和家人商量后,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参加了萨提亚个人成长的课程。

 

萨提亚二阶的课程是四天三夜的,我们住在莲花山休假村,环境非常的好,周围很安静。头两天的课程没有太多的感觉,大部分时候我是在观察,想知道这个萨提亚课程究竟是如何进行,如何对人们产生了影响。蔡老师让大家分成三人小组,玩各种各样的沟通的游戏,比如:一个人说一句话,让其他的人去猜他要表达什么,要求猜对两层意思;说出你对他人的感受,然后去核实是否真的如你所想;说出你对他人的欣赏、感谢、抱怨、建议以及期待等等。每次一个活动结束,就可以和大家分享你的感受,或是你的疑问。在这个过程中,老师会根据情况做个案。慢慢地我感受到那些做过个案的同学们的变化,在周围同学朋友的鼓励下,我也开始参与其中。

 

在参与的过程中,我最大的收获便是蔡老师所说的,“我尝试去做”和“我会去做”的区别。蔡老师请一位同学上去,叫他伸出一只手,然后蔡老师说我现在尝试去打他的手,然而尽管蔡老师的手高高举起,但总在快要打下去的时候停了下来。看的我们心里替她着急。“那些说我会尝试去做的人,永远也不会去做的。但是,说我会去做的人”说着,蔡老师举起手放松的拍了下去,“才真真会去做。”确实,我们常常说我会试着去做,其实就像停在半空的手,唯有拍下去才能完成这个动作。就像我常在想,我要试着主动和别人说话,我要试着放下我的保护膜,这是没有用的,想和说不能带来改变,唯有去做才能带来改变,唯有敢于厚着脸皮走到别人面前,说“我想和你成为朋友,你愿意吗?”我们可能会担心被拒绝,当听到对方十分乐意的说“愿意”时,证明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就算对方真的不愿意,那又怎样呢,大不了我们就再去找别的人做朋友,问一句对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或许一下子还不能做得很好,但是慢慢地会改变。

 

第四天的早上,在一个姐姐的再三主动争取下,蔡老师帮她做了个案,这位姐姐的个案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姐姐的外表其实是很干练、很爽快、很有学问的感觉,但是当我看到姐姐在描述她的经历的过程中,我感受到她的痛苦,她为了得到妈妈的爱而一味的讨好顺从,从小到大一直到读研究生甚至结婚,但是她的讨好和顺从换来的却是妈妈的指责、不认可、甚至是羞辱。这样,姐姐不但没有得到所期望的妈妈的爱,反而深深地恨自己,为什么到如今才醒悟,其实自己一直活在妈妈的阴影下,姐姐为失去的美好年华而痛恨自己。为什么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讨好一个永远都不认可自己的母亲,为了获得她的爱而放弃了成为真正的自己。

 

我感受到那种痛恨和悲凉。因为这让我联想到了自己的经历,我才发现原来我也一直心软的顺从母亲,以为那样可以得到她的爱,或许我们这样做真的可以让母亲感到满意,或者得到母亲的认可,但是当我们猛然发现我们是放弃了自己,忽略了自己的感受和丢掉了自我的时候,我们才会向姐姐一样的深深懊悔和痛恨自己。

 

一个痛恨自己,不能接受自己,不能爱自己的人又怎么能跟周围的人好好相处,又怎能好好地去爱别人呢?我看到姐姐积累了多年的恨在那一刻终于倾泻了出来,也感到释怀。从姐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但我现在可以做出选择,为自己的快乐或不快乐负责,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唯有接纳和欣赏过去,接纳自己,发生的事情已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尽量减少过去对我们的影响,慢慢地开始改变。

 

课程很快结束了,我们不能希望一下子感受到生活中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内在已经发生了变化,改变是有可能的,我们还是有希望改变的。

中文域名: 萨提亚 关键词:中国国际萨提亚学院| 萨提亚模式| 萨提亚课程| 萨提亚培训| 萨提亚大会| 家庭治疗模式冰山理论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 萨提亚系统转化治疗| 蔡敏莉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