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萨提亚学院是萨提亚在广州的唯一中心,请注意鉴别!  更多萨提亚中心请查阅 贝曼萨提亚中国管理中心   

危险的心理咨询师[专业分享](2)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根据国际上的惯例,来访者从认知到行为上的改变,所需的心理咨询时间至少为30小时。按照每次一小时计算,就是30次咨询。再加上在国内心理咨询并不纳入医疗保险范围,属自费消费项目,还不被国人广泛地接受。国内大量拿到证书的咨询师对来访者的咨询常常只能进行一次或几次,就做不下去了。从运营成本的角度,咨询次数少直接造成大量心理咨询机构在市场中挣扎,为了生存,它们只好转向做各种流派的技术培训,“这又促进了心理咨询师的向外求索而不做自我体验,形成行业的恶性循环。”

 

庸医现形记之一:自我纠结

 

汶川地震后,来自全国的370多位拿到国家资格证书的咨询师一起接受培训,竟然有95%的人压根没听说过自我体验,当被指出自我体验的重要性时,竟然遭来一片嘘声。难怪震后灾民很怕见到心理咨询师:放在防火防心理咨询师。这些心理庸医在灾区频频露出马脚,例如:一位心理咨询师看到路边坐着几个受灾的学生,就热情地过去问:“你们好,我是心理咨询师,我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对方懵懵懂懂,犹如半夜醒来,半天才说:“我们的语文老师是别的班的班主任,地震的时候语文老师正在给我们上课,可她却先跑出去救自己班的学生。我们很生气,难道我们就不是她的学生吗?”这位心理咨询师无法解答,感到非常内疚,觉得自己没有帮到学生,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纠结了他四五天——如果他经历了100个小时的自我体验,就能明白自己是人而不是神,不会把自己极度卷入到各种创伤情绪之中了。

  
庸医现形记之二:免费咨询

 

目前,有些心理咨询师做免费的面对面咨询、网络咨询和电话咨询,他们似乎“不图回报”,声称“希望尽自己的所能帮助别人”。事实上,免费咨询的效果甚微,是对来访者不负责任的行为。

 

从免费的咨询师角度看,他们担心自己的本领不能解决来访者的问题,预计咨询效果可能不佳,如果收了钱,自己就会很内疚。更深一层的原因,就是咨询师原生家庭的创伤没有解决,不能坦然面对收费后双方建立的关系。他们愿意免费的真正目的,说白了就是用来访者做练习。免费咨询弊端重重,包括使咨询师无法全身心投入,不能做到与来访者共情,也做不到包容和价值中立,咨询效果了了,反而让来访者受到分离造成的二次创伤。

 

从不付费的来访者角度看,他们在心理上还没准备好开始自我探索,无法面对自己曾经的创伤,即使勉强开始也很难坚持下去,因为不付费意味着随时可以逃离这些创伤,不需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国外临床心理研究已经证实,不付费就难以产生疗效。

 

庸医现形记之三:“乐于助人”

 

不少咨询师都说着几乎同样的话:“我希望助人自助”。通过帮助别人来达到帮助自己的最终目的,只是一般朋友、乐善好施者的层次,“如果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不但这样想还这样做了,那就只能成为误人误己的心理庸医了。”

 

先自助,再助人,才是一个合格的专业临床心理咨询师应该具备的专业素养。自我的觉察、醒悟、修通,要求心理咨询师怀有爱心,但不能以帮助他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获得成就感、愉悦感和价值感。

 

咨询师的职业需要与生俱来的天赋,包括具备一定的人格特质和悟性,这些和心理学的培训和考取资格证书没有必然联系。我国心理咨询行业缺乏规范与监管,人格障碍患者在从事心理咨询的大有人在,而发达国家是明确禁止向这些人颁发从业执照的。

 

咨询师还需要恪守职业准则,包括不与来访者发生亲密关系,坚持保密原则等。国内不能恪守行业操守的现象数不胜数,譬如在咨询室以外,咨询师跟来访者吃饭、恋爱,甚至发生性关系;在大学的咨询中心里,老师让研究生在现场观摩,使患者不敢暴露内心;在医院的心理科,拥有处方权的心理医生给来访者开药,混淆了咨询的角色,等等。

 
 

中文域名: 萨提亚 关键词:中国国际萨提亚学院| 萨提亚模式| 萨提亚课程| 萨提亚培训| 萨提亚大会| 家庭治疗模式冰山理论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 萨提亚系统转化治疗| 蔡敏莉介绍